走在城市里的马

http://people.sina.com.cn 2003年12月05日 14:22 新浪论坛

    作者:王梅芳

  走在城市里的马

  作者王梅芳

  一匹马,低头拉着沉重的地排车,走在城市黑色的柏油路上。它靠着边儿悄悄地走,绝不东张西望。繁华是人类的繁华,对此它视而不见。生活是人类的生活,除了一把草料,它无所欲求,可是人却把生活的重担,套在它的脖子上。

  一匹马,低头拉着沉重的生活,走在城市灰色的水泥路上。天黑下来了,路上的车流人流显得格外匆忙,一匹又一匹马,拉着一辆又一辆地排车,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从容地横穿马路。轿车、客车停下来了,出租车、货车停下来了,骑摩托、骑自行车和步行的停下来了,各种各样的车和人,被这支城市里最卑微的车队挡住了去路。公交车司机烦躁地骂着,试图冲断这支队伍,冰冷的车身贴上马的脖颈,地排车险些歪倒,马只是把头偏向一边,昂着脖子,看都不看公交车一眼,继续倔强地赶路。

  在与一匹马的眼睛对视时,最先慌乱地移开视线的,总是我。我从来没见过比马更沉静温润的眼睛。它的高贵、飘逸、典雅是与生俱来的,无论是驮着英雄出生入死驰骋疆场打天下,还是沦为民间苦力拉着农夫走在寂寥的乡间小路上,它都一样的沉静、安详、神采飞扬。它的步履果敢轻盈,神态优雅从容,无论什么时候,它都以人类的事业为己任,无论什么时候,它都是人类的亲密伙伴和生死与共的朋友。它走过那么多的路,经历过风风雨雨,什么都知道,可它沉默着什么也不说。

  马在岁月里奔跑,马鬃高高地扬起,四蹄生风。从亘古跑到洪荒,从三国跑到明清,从塞下跑到南国边陲,从诗人的诗行跑到画家的笔下,从一场战争跑到另一场战争,从沧海跑到桑田,一路风沙滚滚,号声四起,一路大漠孤烟,长河落日。马在历史里奔跑,马蹄得得,寒光闪闪,旗帜猎猎。在古人心目中,马的地位极高。《易经》中认为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良为狗,兑为羊。用马来象徵天,乾卦“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关于马的典故传说诗词歌赋可谓浩如烟海,金戈铁马冰河,古道西风瘦马,走马去如云,雪拥蓝关马不前,雪上空留马行处,欲饮琵琶马上催,马上相逢无纸笔,系马高楼垂柳边,骓不逝兮可奈何,一骑红尘妃子笑,老骥伏枥等等在此就不一一罗列了,我要写的是走在城市里的马,是渐渐淡出现代社会视野的马。

  去年,在罗庄繁华的国道上,见到一位白须飘飘的老人,骑了一匹白马,悠然地穿梭于车水马龙中,他从苍山来,他的儿子和我是邻居。听说他爱马成癖,出游都是骑马,他离世后,白马竟为他绝食而死。

  “车斗不好拉,请你找老马”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为朴实动人的广告语,它歪扭地写在拖拉机的车斗上,朴拙地写在路旁的大树干上,温情地写在乡村风雨剥蚀的土墙上。我没见过马哭,但我听说它会落泪,在疲倦的时候,在被皮鞭抽得皮开肉绽的时候,在生离死别的时候,马会无声地流着大滴大滴的眼泪。我很想把它流泪的脑袋揽在怀里,让它沉静温润的大眼睛接着我的一滴泪水。

  我很想将马带出钢筋水泥的城市,让它在蓝天白云下的草原上幸福地奔跑。马生来就是为了奔跑啊,在那碧绿的、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联系电话010-82628888转5354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3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