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洗文坛

http://people.sina.com.cn 2003年12月04日 12:41 新浪论坛

    作者:周红飞

  清洗文坛

  天堂飞红/文

  写下这个题目我就心里直打颤,毕竟这种带有造反意义的“豪言壮语”是冒天下文人之大不韪的,说不定会招来万夫所指,死无葬身之地。再者,那些文学大师们对文坛现状尚无异议,我这个充其量只是文坛上一棵狗尾巴草的无名之辈怎有资格清洗文坛?不过担心归担心,既然脖子已经伸了出来,那就只有豁出去了。

  清洗文坛是因为这个坛子太烂菜了,好长时间文坛都没有被清理过,所以已是杂草垃圾处处,文蝇蛆虫横行了。敢这么说自然有我的根据,我这棵狗尾巴草久被冷落登不得大雅之堂,但正因为此我倒可以在一旁优哉游哉地冷眼旁观这个狼烟四起、混乱不堪的文坛。我看到了裂缝窟窿,然后就权且做个补埚修盆的小江湖给打几个补丁,免得人家说我光嗷嗷叫,不解决问题。

  文坛的繁荣与否和作家的伟大与否似乎都不与社会和人类的进化成正比。因为国内国外文学泰斗辈出的年代和文学的繁盛时期大都是社会的大变革期,像莎士比亚、普希金,像屈原、杜甫、曹雪芹,他们的作品都反映了时代的东西而成了不朽的财富。你再看看现代酒足饭饱的写家们,写出来的东西比他们拉出来的都难看。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观点,大多数人都有此感受,所以我斗胆继续我的理论。

  文坛这个词该更名了。“文坛”是谁第一个提出的已无从考证,但我查了“文坛”以及与之相关词语的意思。《古汉语词典》中没有“文坛”,但“坛”字的意思是这样解释的:坛,土筑的高台,古时用于朝会、祭祀、盟誓、封拜的场所。《左传*襄公二十八年》云:“大适小,则为坛,小适大,苟舍而已,焉用坛。”由此可见“坛”的尊贵,文坛自然也是一样。唐代陆龟蒙《奉酬袭美先辈苦中带雨一百韵》:“文坛如名将,可以持王钺”。更可见文坛和文人的高贵。

  但如今的文坛如何呢,我实在是无法恭维。目前在社会风气日趋物质化的影响下,真正“为文学而文学”的人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一批批“文学新人”,不是小儿麻痹就是营养不良,文风日见颓靡。现在文坛上大鬼小鬼一拥而上,表演一个比一个作呕。文坛成了骂场和窑子。文坛日益沦陷,所以建议改名为“文场”算了,那样不管谁登台卖艺,倒也坦白的多。

  作家也应分个三六九等。因为作家这个荣誉不是随便写几个字就能得到的,《古代汉语词典》这样解释“作家”:作家,文学上有成就的人。鲁迅《且介亭杂文*韦亲园墓记》中说:“文苑失英,明者永悼”由此可见真正的作家是值得尊敬和怀念的,而不是现在那些一抓一大把的写家们。

  我十分尊敬老一辈的文学大家。不仅是鲁巴郭茅四大巨匠,而且冰心、季羡林、钱钟书夫妇等文坛泰斗都令我敬仰万分。与现在的一些作家相比,他们不仅仅写出了高尚的著作,更是表现出了高尚的人格,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大作家,理所应当列入第一作家方阵。今天的“作家”状况是这样的:许多人拿只秃笔涂鸦几下就摇身一变成了作家,以至于现在

  满大街都是文人。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方面,一些人沽名钓誉拼命往自己脸上贴金;另一方面,文学的载体——报刊都争先恐后地上马“作家流水生产线”,随便腾出个空地就冠以“小作家”“青年作家”“新作家”专栏,十岁八岁的作家都被打造出来,于是作家的大批制造也不足为奇了。

  本来鼓励人们增加文学修养是对的,但动不动就把作家的帽子乱戴,这不是什么高招。你想,要是一个流民到一所大学逛了一圈就赢得了一顶学士帽,那这个流民就有了学识吗?这个学校还值得尊敬吗?文坛也是如此。报刊需要订户来维持生计,刊登文学爱者的习作当然也是吸引读者的必要措施,但要是弄得天下苍生尽作家,那作家这个辉煌多时的名词岂不是要发酵起沫了?

  现在科技发达,印刷术更是大为进步,所以把文字变成“铅字”简直比撒尿还简单,于是在废品充斥下的文坛已不再高高在上,而是变成了大路边谁都可以来它一泡的公共厕所。今天眼明的人谁不知道原来被人尊崇有加的文人骚客行伍现已是鱼龙虾蟹泥鳅王八啥鸟都有?

  翻翻书摊,为文学而文学的好文学日益寻觅不见,那些七八十年代红红火火的纯文学刊物不是销声匿迹就是惨淡经营,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的“流氓文学”“痞子文学”,无骂不成文;煽情的“妓女文学”,无做爱不成文;寡然无味的“呻吟文学”,无痛不成文;卖弄的“隐私文学”,无暴露不成文;……真是小说发馊,诗歌流脓。

  也有有志之士为之愤怒过,但无济于事,大多数享受了这种混乱的写家们则把此美誉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狗屁!!

  文坛该规范了,这个责任应有个人、媒体、社会三方面承担。运动员还分“级”,围棋象棋还分“段”,作家也应该形成等级制度,你到达了哪种水平就享受哪种称号,严格界定刊物的内质。否则,如果麻雀和凤凰都称作鸟,龙王泥鳅都称作鱼,那岂不是“平均主义大锅饭”助长丑恶埋没英才吗?即便有了龙凤也要被气死。

  当然,清洗文坛并不是要大开杀戒。毕竟言论自由,谁也不能把那些虫子什么的都给掐死,烧掉。但他们应叫什么名字就叫什么名字,比如可以冠以“骂家XXX”“抄家XXX”“黄色文学家XXX”……。反正只要保证文坛上的“不平等”就行。谁是什么货色就到什么地方去,也就是众神归位的意思,少出现随便一个“猴子”戴顶帽子就想在文坛上玩杂耍,丢人现眼的事来。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联系电话010-82628888转5354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3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