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枫叶如歌的村庄

http://people.sina.com.cn 2003年12月03日 18:26 新浪论坛

    作者:牧雨

  行走在枫叶如歌的村庄

              牧雨

  好象那全然是红枫的世界了。

  不知是村庄在枫的歌谣里沉睡,还是枫早已嫁给了这个村庄。因为据说村庄有多老,枫树就有多高;据说村里的少女有多美,枫叶就有多漂亮。

  我忘情于这梦幻天堂,仿佛这竟是我寻觅许久的家园。

  村庄并不大,但雕花翘檐的木屋,紫藤缠绕的门户,竟依稀展现据说是五百年的灵光。粉青的砖墙上,有寸寸苔藓,密密麻麻,繁衍着一年年的兴蓑荣辱,还有雨迹风痕,凸凹成神秘莫测的盲文,令人难忘。麻石铺就的巷道,红叶低徊,九曲婉转。人在其中,如穿行于历史的隧道,左脚是元代,右脚是明朝,一路跌撞而来。仿佛还可听见那年深秋,村中学子金榜题名袍笏加身时的锁呐笙箫;还可闻到那年十八女儿出嫁时的脉脉酒香。抬头,是鳞鳞碧瓦,连缀成村庄的羽衣,让伊在风中飞舞,在雨中呢喃,遥望。

  如果没有枫,没有枫的爝焰,村庄便只是一首“小桥流水人家”的小令,便只是一部残缺了的话本,在历史的记忆中若隐若现地伤感。然而,年年深秋,红枫包裹的村庄竟异样地鲜活起来。如苍白的少女,因爱情而绽放胭脂;如至柔至弱的舞者,因鼓乐而水袖飞旋,因喝彩而腰姿腾挪——我在一株高大无比的红枫下驻足,沉思,渐渐地懂了,枫,才是万木之灵,妩媚而奔放;我明白,每一个深秋,其实都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婚礼,枫正披着红纱巾,依偎着村庄。

  这苍老的枫树,据说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电击雷鸣了。每回暴雨倾天,总是她振臂狂舞,呵护着村庄里的男男女女,虽说早已千疮百孔,但每一片红叶却依然璀璨无比。村里人说,这枫树过于高大,方圆几十里都能瞧见她的身影。于是,她便成了一座路标,成了回家的记号,让过往的行人看一眼,心里踏实一层。我于是相信,她的根系其实早已潜入每家每户的墙基,早已植入村里人的躯体,成为他们血脉的一部分,骨胳的一部分,灵魂的一部分——不然,为什么树下要供奉着观音娘娘呢?

  呵,有风佛面。一片片红叶又在舞蹈了,如蝶,如焰,如一抹醉人的酡红,迷乱人眼。慢慢地,又落在田垅间,落在清泉上,落在荷锄归来的脚印里,停歇在青瓦上,窗棂边。我想,她们一定在诉说什么,是爱情?是思念?

  我不禁接住一片红叶,细细揣摸。那斑点,那脉络,不似一位农妇的手掌纹吗?隐藏着生活的离合悲欢,阐释着生命的潮起潮落——是抽象派的画作,还是超现实主义的诗歌?

  太古老的东西,往往使人生发感慨;太美丽的女子,往往使人不敢留连。我想,这至纯至洁的民间的浪漫,岂是我这等凡胎俗骨可以呼吸、怀藏?我惧怕自已会在这东方的彩墨中定格,成为标本,变作化石,于是纵身逃离——

  象一条鱼,游出了那个正在涅槃的、温暖的村庄。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联系电话010-82628888转5354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3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