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断章

http://people.sina.com.cn 2003年12月02日 14:24 新浪论坛

    作者:王瑶

  冬的断章

  杏

  那还是一个月前的事,我每天经过那家院子时,就看见暗绿的篱笆上方伸展出的几根枝条,枝上附着一些美丽的宽阔的叶,色彩很温暖,从杏黄里透出几分绯红的调子。然而最引人注意的,还是悬在枝头的那一个圆融而饱满的杏。

  有时下午出门,会遇上很好的阳光。清澄的光线与风在枝稍上跳着舞,光与色调是那样的和谐。我停下脚步,依稀听见远处有风铃声。

  一个月中,叶一天天地稀疏了,像是做某种游戏般,仍漫不经心地维持着绝佳的构图。在我每天上学与放学的脚步中,在我经意或不经意的注视中,杏却依旧高悬着。

  野花

  墙角的野花,放肆而孤傲地开放。黄腊腊的花瓣与灰褐的枝叶,都呈现出些许干枯、粗糙的质感。

  天空逐渐阴晦下来的时候,它们蓬乱地拥挤在水泥墙壁的包围中,日渐枯萎。直到第一场薄雪降下来时我才发现,它们早已死去多时了。

  烟囱

  入冬以来,烟囱是每天必修的风景。

  我时常在这幅巨大的风景画前停下脚步,观察它在不同时候所展现出的样貌。

  通常是在早晨一出门,灰暗的天空在正前方的天际有一种白亮的奇异色调,像是来自地平线以下的反光,于是房屋和烟囱都像是儿童制作的剪贴画一样粘贴在这背景上,带有一种童话的色彩。

  烟囱高耸在楼群之上,白而浓密的水汽非常缓慢地涌动着,简直像固体。它们原本是银白的,但却笼着一层暗蓝的阴影,更加强了那种固体的感觉。它高大,具体,因为所处的一个特殊的时间和周遭特殊的背景而魔幻得不可思议。

  而那天傍晚,一场夹杂着雪粒的雨将夜色过早地带到了人间。我站在门廊的灯光下,外面是无尽的黑暗,城市笼罩在一阵片迷蒙的烟雾中,半天边映射出绯红色的霓虹灯光,我呼吸着光与雾,看着一个个人影从浓稠的暗色中向我走出来。

  烟囱静静地立在与光相对的一侧,褪作一道乌黑的剪影。烟柱看上去仿佛静止不动,与深蓝色的夜幕几乎要融为一体。

  鸽子

  住在高楼,就常有机会看到鸽群在夕阳下掠过城市上空的场面。

  晚饭后,我意外地看到了一只停驻在我窗口的鸽子。它的羽毛是蓝灰色的,缩着身体,把它小小的脑袋侧向一边,时不时转动一下。

  我回忆起好几个天色阴晦的下午,凛冽的寒风吹得一切能发出声音的物体哗啦啦地抖动。鸽群零乱地围绕着它们的房舍盘旋,它们身体竖在空中拍打着翅膀,归巢的姿态优美而悲怆。

  窗玻璃

  早晨走进教室的时候,外面还是灰蒙蒙的天色。窗户玻璃明净地一尘不染,光洁而冰冷,仿佛也刚从一场有关于冬的梦里醒过来。

  早读时分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明亮温暖的灯光被窗与墙壁包围着,衬出窗外一个寂静的微黑的黎明。玻璃上逐渐聚起细碎的乳白色水珠,仿佛整间房也有了暖暖的呼吸。

  下过第一节课,那浑然一体的玻璃表面上增添了各种字迹图案,破坏了某种完美。于是整个上午,目光总在不知觉间向窗上飘去,看水珠从静止的字迹末端淌下,划出一条条长长短短的痕。

  有关冬日上午的回忆,总与这些痕有关。

  天空

  雨季已经来临了一个多月,我像一只受了潮的钟表一样,终日陷在桌椅与墙围成的角落里,怀念窗外那一方明净的天空。

  灰白的天空,被一面砖墙遮去一半,涌过暗的风,流过暗的云,淌过暗的雨。

  我时常对这镶在窗框里的阴郁的天空发呆。这是一片何其广阔的穹庐,又是一排何其低矮的屋檐。

  树

  早晨,树伫立在窗外,稀疏寥落。它瘦弱的身影在刚刚发亮的天幕前只剩格外清晰的黑色轮廓。

  风从四面八方猛烈地裹挟着它。树干却几乎屹立不动,只有许多细小的叶子向着各个方向飞去,如同一群四散奔逃的惊鸟。

  2002年2月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联系电话010-82628888转5354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3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