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男孩,何处有你家

http://people.sina.com.cn 2003年12月02日 14:23 新浪论坛

    作者:沁涵

  ……最后,在纸角上/我还想画下自己/画下一只树熊/他坐在维多利亚深色的丛林里/坐在安安静静的树枝上/发愣/他没有家/没有一颗留在远处的心/他只有,许许多多/浆果一样的梦/和很大很大的眼睛……

   ——顾城《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Rodney是个混血的孩子,父亲是澳大利亚人,母亲是日本人,他在新西兰读书。孤独地徘徊在寂寥的街道上,他的头发被风城惠灵顿萧瑟的风吹的东倒西歪,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他尽量想把目光投向远方,却只见异国的海面如此苍茫……

                

  他是我在这个南太平洋国家读书时候住在同一个公寓里的校友,带着鲜明的混血儿的特点,高高的个头,白皙的皮肤,褐色眼睛、棕色头发,性格中弥漫着西方人的彬彬有礼和东方人的含蓄矜持。我搬进学生公寓的第一天,正站在前台的他看见我拖着沉重的行李进电梯,忽然笑眯眯的跑过来,帮我扶住电梯的门并一直把行李拎到我的房间门口。他告诉我他叫Rodney,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后来我发现他每周六和周日都会在学生餐厅打工,似乎公寓里的各个年龄段的工作人员都和他很熟,看来他在这里已经呆了不短的时间。

  你永远都不要认为留学生一到异国就会马上和当地学生打成一片,毕竟,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不同的风俗习惯以及不同的语言环境都形成不同人种的个体交往的最大的障碍。这是一道纯天然的屏障,难以突破难以征服。所以,学生们通常是以国家为界分成不同的行动群体。然而,对于Rodney来说,他永远是孤独的被夹在中间的。白种人认为他是黄种人,而黄种人又觉得他更接近白种人。于是,他总是孤立无援的独来独往,一脸无助的表情。

  也许是我东方古典型的甜蜜娃娃脸招他喜欢,在餐厅吃饭的时候,他一看到我就会端着盘子坐到我的对面,然后口齿不清的聊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脸还会涨红。我深知这个混血男孩无人喝彩的不堪处境,始终尽量多花一些时间陪他说话。他于是就更加受宠若惊的粘着。他告诉我他的专业是旅游,后来又说是商业,更不可理解的是他先是说自己的妈妈是香港人,后来又说成了日本人――开始的一段时间,我总是觉得他乖乖的,而且前言不搭后语,层次紊乱,逻辑不清。

  后来其他朋友隐隐透露出他的一点情况。

  他的父母在十年前就离婚了,原籍是日本的母亲在澳大利亚独自将他带大,生活相对清苦。他从小就生活在一个残缺不全的家庭里,更为不幸的是,他遭遇了一次车祸,大脑受了伤,才变得语言不清,颠三倒四。他已经在这个公寓呆了至少五年,不断变换专业,学习过商业,旅游,好像还曾经学过一点艺术,据说明年还要转学汉语。在这五年里他好像没有回过在澳大利亚的家。即使在假期,他也是天天莫名其妙的踟蹰、打工,有时候会忽然迸发出对什么东西的浓厚兴趣,然后花掉整个假期去刻苦钻研。

  这个找不到故乡的孩子让我同情,他对我说他喜欢中国和日本。小时候曾经到过日本,只剩下中国,是他最美好的心愿,一定要在不久的将来和我一起到中国走走看看。他的寂寞令我感伤,每次看到他一个人外出归来时乱蓬蓬的头发,我都会心痛不已。上苍给予这个善良男孩良好的外表,为什么还要夺去他完整的骨肉亲情,进而掳掠他清醒的头脑,是为了让他忘记所有的伤痛吗?如果创伤真的可以轻松涂抹的话,我倒宁肯他失去悲伤的记忆。但是他房间里挂着的童年的照片提醒我――他也许永远都不会走出尴尬的阴影和孤独的命运。

  他疯狂的爱着中国的语言文化,甚至是华人报纸和华人酒吧。他喜欢和我谈话的时候忽然冒出一句中文,让我惊奇的看着他;他喜欢取回华人报纸询问我关于中国的新闻,用小学生一样单纯的眼睛看着我;他喜欢听我讲解中国的壮美景观,呈现出十二万分的神往;他喜欢听喜欢唱中文歌曲,虽然不懂歌词不会发音,但是依然能在摇头晃脑、浅吟低唱的瞬间沉醉。

  甚至有的中国顽皮学生把在中国5元人民币一张的盗版CD卖给他,如果喜欢他就会拿出辛苦工作赚来的40元纽币的工资(相当于160元RMB)满怀欣喜的买下来,然后整夜整夜的聆听。更让人难过的是,有的中国来的女学生为了拿到澳大利亚永久居留证,说是愿意嫁给他。当一向喜欢东方女孩的他激动万分的和公寓的工作人员宣布“喜讯”时,却被告知“最好不要成为别人手中的工具和牺牲品,不要犯傻做白日梦了。”留下他在如血黄昏里黯然伤神。――我真的不明白,这样的一个心地纯洁的惹人怜惜的男孩,谁还能有权利如此狠心的再去给他伤害和打击呢?

  我愿意做他最好的朋友,给他关怀让他快乐,从此不再孤单。

  假期里,我们去看当时国内还没有上映的Harry Potter,在魔幻的精彩世界中惊叹;我们在房间里用小锅热气腾腾的煮韩国辣面条、饮科罗娜啤酒;我们扬帆轮渡到新西兰南岛的门户城市Picton,看漫天飞翔的洁白海鸥、喂敏捷狡猾的海鸭,在内海航线摄人心魄的秀美景色里我平生第一次亲眼看到了海豹和海豚……

  最美丽的岁月总是流逝的最快,转眼就到了我辞别纽岛返回祖国的日子。在我离开的那一天,他风尘仆仆赶来送行,眼含泪水地塞给我一包精致的韩式饼干,要我飞机上吃。回首的刹那,只见他依然恋恋不舍地伫立在风中,棕色头发依然乱蓬蓬的,单薄孤独的身影似乎在呜咽诉说着无法预知的再见之期。挥手之间,我潸然泪下……

  Rodney,你过得还好吗?想念你,真的。               

                

  ……我在希望/在想/但不知为什么/我没有领到蜡笔/没有得到一个彩色的时刻/我只有我/我的手指和创痛/只有撕碎那一张张/心爱的白纸/让它们去寻找蝴蝶/让它们从今天消失……

                

    ——顾城《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联系电话010-82628888转5354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3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