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树的希望

http://people.sina.com.cn 2003年12月01日 16:47 新浪论坛

    作者:李峰松

  在工作单位里,办公楼旁栽种了一排石榴树。它们不高,我伸手可及。入夏郁郁葱葱的,蜡质的叶片晶莹的闪光;秋来小小的叶边镶上一层红晕,如乌龙茶叶一般。风吹过,宛如小姑娘身上带花边的长裙,在袅娜的起舞呢!

  我经常去欣赏。休息时从高高的办公楼上下来,散步到石榴树旁,给单调的眼睛增加点色彩。眼中的翡翠绿是那么的可爱。每一次我都感叹造物主的伟大,感谢他的仁慈,给世界带来如此美好的东西。它也仿佛知道它的到来并不仅仅只为了来到这个世界上,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轮回,毫无意义的留下几百圈年轮。它的意义在于用它的无言来阐述生命的顽强和可贵。它有一种性格,你爱护它,它就能够用美丽健壮的躯干枝叶取悦你的目光,好像它知道人们不仅需要大量的物质享受,还需要一种超脱于物质之上的更巨大的精神寄托。于是毫不犹豫的用它的碧绿来轻松我疲劳干涩的眼睛。

  它每次见到我都如见到了长时间没有见面的老朋友一般,欢迎我的形式各有所不相同。阳光明媚,晴空万里时,天蓝的望不到头,宛如水洗过一样,而又没有一丝风,它就会舒展枝条,平卧在那里,闲适地等待我的来到,老朋友了吗!用不着客套。当狂风骤起,乌云低垂,倾盆大雨毫无怜悯心的抽打它的枝叶时,它就会使出全身力气,拼了命的摇晃它柔韧的枝条,似乎在向我述说着什么,此刻我也分不清它身上是天上的雨水还是它痛苦的泪水,如果它真有情的话。我站在它的身旁,担心的看着它,害怕它遭到不测,又束手无策的无奈心情,只有将眼睛闭起来,空空的祝愿它平安。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在它柔长的枝条上挂了许多栗子般大小的石榴果。每一个果实仿佛就是一粒绿色的巨大珍珠,明亮温润。我好喜欢呀!于是我去看的更勤了。我想它总有一天会对我的频频看顾报以最真挚最热烈的开口大笑。大约果实的萌发,到成熟都需要营养积累的过程,开始的时候,是小小的、青青的,如若浅尝一口是苦苦的、涩涩的,并不能够被当作真正的水果来享用。这时的它,只能作为一种欣赏的花木,像树的盆景、菊花、水仙一样只能欣赏不能够品尝的。但这欣赏也足以让人悦目了。别看这小小的一颗果实,其实也是一个生命呢,仿佛是刚出世的小鸟,毛茸茸的可爱,是很娇柔的,不能受到一点伤害似的,只宜远观。我于是十分庆幸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它能够为我带来成长的快乐,我要看着它,变得红润起来,笑起来。世之万物,各有它的可用可取之处。然而,可用可取是不可违背它所遵循的自然规律的。人们常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确是这样的。只有在它具备了某种独特的功能时才可用,才可取。人是这样,树木是这样,万事万物都是这样。当然,石榴树也不例外。

  石榴树并不婀娜多姿,也不中正高大,只是一种普通的灌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它的成长,也少不了育种、施肥、浇灌、剪枝、除虫之后才能有所收获。石榴的收获恰恰可巧的又在中秋前后,又到了天涯共此时,人间祈求合家团圆的美好时节,它张开笑脸露出晶莹剔透的籽实时,好像从某种意义上表示了大团圆之意,因此它是可爱的;它的籽多而紧密,一粒一粒的挤在一起,被老百姓善良的附会了象征子孙昌盛的意象,经久不衰。因此,石榴不仅仅是可爱的了,由此看来它确实不是一般的水果。

  石榴是令人喜爱的。大家爱它,不仅仅是因为它有鲜红的外衣,排列整齐水晶般的果实。实在是因为在它的骨子里早已被千百年来文人的馨兰墨迹、老百姓们的口碑传颂浸透了,你不见它的皮和果都毫无例外的散发出阵阵远古幽香吗?!当一个人在明月当头照的中秋夜晚,合家团圆而又闲暇心无挂念,满心欢喜的时候,取一粒果实含放在嘴里,仿佛含了一棵甜水晶,慢慢的吮咂它。此时,轻柔的月光,清澈流水般的流淌在窗前、门外的树叶上和朦胧的远山上,一切烦躁的情感此刻不得不化为乌有,那该是多么惬意的事呀!或是好友相聚,海阔天空的论一论杂事、家事、天下事,到口干舌燥,茶水又显得淡而无味时,再含上一棵石榴子,那时你的感觉真是像久旱逢甘露一般,甜到心底里去了。它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在你品尝它的时候,是心急不得的,得一粒一粒的去剥,这样你既不会为了解渴而有喝饱后又急切的想小解的尴尬,更不会有吃饱的忧虑。这时的石榴才能真正成为一种提兴的雅物。也只有这时的你,才会尽兴的融入到你谈论的话题中。难道你从没有体会到它所给你带来的那种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的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乐趣吗?其实,这妙趣只是在这一剥一品之中。

  在文人画里,石榴又常被用来当作描绘的题裁。大多是被用来描绘当作清供品的。存放在一小而带花边的粉彩瓷碟里,同兰花、佛手一起供在桌几上。这画面对我的印象极深。记得当我的小手指着画上之物向舅奶奶划出问号的时候,还隐约回忆起她老人家说的话,大约是说佛手是难得之物,能长出指甲的佛手更是难得,这东西是不能吃的,能吃的是它边上的大而张着嘴的好看的东西,叫做石榴。能吃的石榴因此上给我的印象比不能吃的佛手要深刻的多。也是我初识它的开始。石榴好像在那个艰苦的年月里是不易得之物,可能是交通不便,南货北送十分不易的缘故,也可能是父母亲没有闲钱买它也未可知。只是过年的时候在舅奶奶家里的长桌几上见到过几个。但没有画上的硕大,也不是张着嘴的。现在见到的机会多了,但感觉远没有第一次见到的好。只是我对石榴的好感从此再也不能改变的了。

  又快到中秋,在街头看见有石榴卖,硕大而红润,一个怕也不止一斤。饱满的石榴子发育极好,撑破了红润的皮,微微张开了嘴。我想起了那画上的石榴,于是买了两个带回家。小心的存放在水果盘里,端放在茶几上。我燃起一只香烟,坐在沙发上,出神地看着它,看着鲜红的露在外面的籽,像是在欣赏一幅清供画。渐渐的画面成了另外一种景象,我的思绪也高远起来。在黑蓝色的夜空,一轮明月高悬。天蓝的深邃,月白的皎洁。秋虫啾啾,寒蝉噤鸣。月光下,草屋旁,一张条凳上,一个小的搪瓷碟子里放着两块月饼。这是我们一家五口人中按计划所购得的属于我和妹妹的。我将它切成许多小块,为的是不至于一下子将这样难得的美味一口吞下,我们将慢慢的享用它。

  “爸爸、妈妈快回来了吧!”幼小的妹妹托着下巴问道。“是的。”我心里也是这么问的。“要是再有些糖和水果该有多好呀!”妹妹可怜的幻想。“对呀!”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你最想吃什么水果呢?”我问妹妹。“苹果、香蕉、甜梨”妹妹停顿了一下,“还有……”。“还有……”,我接过话题,“还有石榴”。“对!”妹妹的眼睛放出了光来。

  夜深了,我和妹妹都睡去了,父母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们已经不知道了,只是做着甜甜的梦——各式各样的水果堆满了桌子,堆满了床,堆满了屋子,我和妹妹尽情的吃,尽情的唱。吃完了将比西瓜还大许多的石榴放在床头,和我们一起睡。

  妻来了,打断了我对往事的回忆,我只是又做了一次梦而已。

  妹妹是在我之前结婚的,母亲在她的院子里,栽种了一棵石榴树。我结婚的时候,母亲也为我栽种了一棵。我理解作为母亲的用意,是为我们祝福,祝福我们子孙满堂。这是石榴本身所赋予的美好意义。石榴树好像不愿意辜负她老人家的意愿似的,尽情地从土壤中吸取养料,极力张开每张叶片享受阳光的爱抚,渐渐的长大了,开花结果了。小外甥女还特意留了一个大石榴请我品尝。

  由于我们不懂栽培之道,院子里的石榴树,除头一年结了几个果子外,便经年只长叶开花不结果。因此每到日历撕到八月十五的前几天,就开始留意有石榴树的人家,树上所结的果实,每一个都让我羡慕不已。石榴树在我们这里并不多见。

  院墙边的石榴长的越来越大了,但还是青青的。在城市中单位里能有这样的一块绿地,而且还能结果的绿地真是太少了。我突然在心里感觉到它是十分的珍贵,妄想将来有一天,城市里各个单位,包括沿街的路边、拐弯抹角的小巷里、高楼大厦的一角都栽种上开花结果的无论什么果树,到那时,城市将会变得多么美呀!我的心情变得欢娱起来。不是吗?好的东西总是希望有人来分享的。几天后,我踏着轻盈步伐,哼着优美的民歌调,再次来到它的面前,准备欣赏像爱抚我的孩子一样来欣赏它时,我不由得迷惑起来,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压低的枝条已经挑得很高,枝条上除了茂密的叶还是茂密的叶。顿时我好像失去了些什么,但又说不出来。我只是感到悲哀,为一个并未成长起来的小生命。我不知道是谁干的,如果我知道我一定要向他讨个说法,并责问他,如果是一只可爱的小狗难道你会轻易的掐断它的喉管么?断掉它赖以生存的维济生命的氧气通道么?难道它不是同可爱的小狗一样的可爱么?如果是一个不是十分懂事的儿童稀里糊涂干的,还是可以通过教育得到改正。如果是一个高大挺拔的成年人,那真正的是一种悲哀了。他如何面对自己的孩子,教育他们呢?记得我小的时候就受到这样的教育,要爱护树木,折断树枝就像我们被折断手指一样,树木也会感到疼痛的,何况被摘去了果实!为人母最伤心的事莫过于失去爱子,其惨痛嚎啕之悲情人世间也莫过于此。人可以用声和情来表达自己的哀痛,而树木却不能够,只是仍然像原先一样的随风摇摆。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或许植物是有情感的,只是因为动物和植物之间感情表达的方式不易被沟通的缘故,不能够被作为高等动物的人类察觉罢了。如若真是这样不知道树妈妈是怎样的悲伤呀!谁能说作为石榴的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小石榴长大成果呢?

  从此,我真的有些害怕再到石榴树旁,怕看到它憔悴的神态,怕听到它的哀鸣,怕她埋怨我是那么爱它却不能够去保护它……


评论】【返回论坛首页】【 】【打印】【关闭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新浪会员代号: 密码: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新浪论坛意见反馈留言板 联系电话010-82628888转5354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3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